玉雕传承陷行业尴尬:招徒难VS不敢收徒
  从事玉雕,绝大多数得到人永远都绕不开从学徒到真正成为玉雕艺人的阶段,玉雕作为传统的工美艺术行业,“师徒制”是一直以来的传承的重要方式之一。



  近年来,玉雕师对于收徒弟,感觉比较“麻烦”,比较为难,在行业滋生出了种种“乱象”。有些玉雕师表示不敢收徒弟,感觉就像伺候皇帝似的,尤其是老一辈的玉雕艺人面对此事很伤心,避而不谈;有些玉雕师不愿意再收徒弟,徒弟学了一段时间就跳出来,在玉雕行业甚至出现师徒签合同协议这么一种情况;有些玉雕师又招不到徒弟,玉雕师开出的待遇满足不了徒弟的待遇,超过玉雕师的预期……
 


  所以在玉雕行业中,学徒也出现了“待不住”、“浮躁”、“经不住诱惑,做事不认真”、“认为师傅赚取了很多,背地里接私活”等等种种怪像,不少玉雕师对此问题,避而不谈,但是这是当下摆在绝大多数玉雕工作室运营发展面前,以及玉雕师当下面临的问题,这是玉雕界从多地了解的情况。



  “以前我们做学徒那一会儿,网络不是那么发达,信息没有那么快,对外界接触得比较少,如今社会发展到这一步,从事这行业的人,做的时间比想的时间多,很容易满足”玉雕名家张战说到。对此在带徒弟这件事上他谈到“一是看人,对一些思想不积极、不上进筛选掉。我觉得现实一点比较好,现在的社会,不像以前,说谈感恩谈不上,谈感谢都很难得。”他也指出目前在瑞丽,不像以前镇平那会儿,大家都很谦虚、保守,然而这种风气开始上扬。张战补充说道,玉雕也是一门工美艺术,同样也要思想,不像以前那样单纯的雕刻。


 
  笔者也从广东平洲、四会、揭阳,苏州等地了解到,这样的风气也有同样的情况出现,只是各地的风气和氛围不一,出现的情况及程度不同。在平洲、四会这个问题比较表现得较为尖锐,比如较于保守的苏州等地,这种情况虽然存在,对待此事比较委婉,表面上风气和氛围比较和谐,具体情况不得而知。



  当然,也有在中国有不少的玉雕培训学校,他们的现状是怎样的呢,笔者曾走访一家玉雕培训学校,发现玉雕这个专业由于成本、教学资源的因素的制约,学费较高是一个现实,但来学习的人大多出自家庭较为富裕的学生,这些学习相对在教育体制中学生,更加难以管理,不少老师表示不少学生这个年龄阶段比较叛逆,有的像伺候皇帝一样……



  再回到传统的学徒制中,“有些人学了一段时间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,能够出来生存,出来之后发现社会并不他们想象的那样的……”玉雕名家战感叹道,最后他写下了“玉德至上,雕琢自我”八个字,在此与学习玉雕的人共勉。据了解,很多玉雕同仁对待此事,感觉有时不太好解决,面对比较浮躁和现实的社会现状,他们呼吁建立一个合同协议,然后自己先规范好自己的事业,在谈经营做好玉雕。



  在编者看来,如果从产业层面上看,当一门技艺被普遍看做一种糊口的活计之时,这门技艺就很难在市场中提高其经济价值,所以一个良性的氛围需要重新构建,师徒传承亟待回归。做玉雕需要静下心来,少一些浮躁,多一些踏实。


2017-03-08 17:23:27
提交